相关文章

东莞纺织服装企业面临生存挑战

  与大多数服装商家相似,东莞泰峰制衣厂的李忆峰进入服装行业最初也是“倒货”,熟悉行业后自行设计、采购布料做起了贴牌。

  2002年到2008年,是服装生意最好的时候,每天早上9时忙到晚上10时。李忆峰回忆,那段时间对于很多服装企业来说都是日进斗金。但是从2009年开始,服装企业开始走下坡路。为了寻求更长远的发展,李忆峰在代工之余,也走上品牌之路。

  同样地,从1995年就开始给国外品牌做代工的陈达飞,也在东莞制造业的黄金时代,掘得一桶金。2008年前后,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他也萌生了做品牌的念头,企业在经历转型阵痛后步入正轨。

  近年来,随着东莞纺织服装企业竞争越发激烈,采购成本不断上涨,利润空间越来越窄,加之宏观经济的影响,人民币的持续升值,很多纺织服装企业从原来的快速增长,演变为如今的艰难前进或勉强维持。

  他们的这些遭遇,与东莞市中小企业局最新发布的一份《东莞市纺织服装鞋帽产业调查报告》相吻合。参与撰写调查报告的专家们指出,劳动力成本上升和价格不断上涨,人民币的升值,以及西方国家的再工业化对东莞制造业技术创新的冲击,对出口贸易依存度大的东莞纺织服装鞋帽企业,面临着重大的生存与发展的挑战。

  欧债危机后遗症凸显

  新兴国家正抢夺订单

  根据海关广东分署新近发布的统计数据,今年1—4月,广东主要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1992.2亿元,增幅由一季度的2.5%扩大到4.1%,占18.2%,按出口额从大到小看,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下降9.9%;家具及其零件增长5.1%,鞋类微增0.2%;纺织品降幅收窄至4.6%;箱包和玩具分别增长20.1%和9.6%。

  在业界看来,这个出口数据“看上去不错”。但是,参与撰写调研报告的专家表示,对于东莞纺织服装鞋帽产业来说,这种趋势依旧不容乐观。

  自从欧债危机以来,东莞外向型企业订单一直有缩减的趋势,出口订单下滑的直接原因是欧美市场需求趋弱,客户的采购意向降低。

  “虽然欧债危机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但是它的后遗症所带来的消极影响并没有完全消除。”专家说,这主要是由于欧美经济形势还是呈现疲软状态,而服装又并不是最重要的居民消费品,这就直接影响到东莞服装业的出口形势。

  另一方面,东莞还要面临来自于东南亚等其他国家的激烈竞争。大朗毛纺织协会有关人士表示,大朗有很多毛纺织企业在寻找出口突破口时,受到了来自柬埔寨、孟加拉、越南、巴基斯坦、印度、斯里兰卡等国家的多方竞争。

  “这些国家劳动力相对比较便宜,特别是这些国家的关税较低,甚至有些国家如孟加拉、柬埔寨实行零关税政策,这一点使得东莞在与这些国家地区争抢国外市场时不免处于劣势。”专家说,虽然与这些国家地区相比,东莞在设计、工艺等方面拥有一定的优势,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国家和地区正在努力缩小与东莞的差距,来自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竞争不容小觑。

  此外,人民币升值带来一系列挑战。受人民币升值幅度不断增大的影响,这些纺织服装鞋帽出口量有所下降。根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的测算,人民币每升值1%,棉纺织行业营业利润就会下降约12%,毛纺织行业约下降8%,服装行业约下降13%。

  记者查阅2006年至2013年人民币升值幅度得知,2006年、2007年至2012年,人民币兑美元分别升值3.35%、6.88%、6.8%、0.12%、3.01%、5.09%和0.23%;2013年人民币依然表现出相对强势,不断创出新高,升值幅度达3%。根据测算,如果人民币继续升值达到5%,就意味着大部分出口服装纺织品极有可能出现“零利润”。

  “人民币升值对于服装这类对出口贸易依存度大的行业的冲击将难以避免。目前已经出现不少订单流向越南、柬埔寨、印度等竞争对手国。”专家说,部分订单转移到成本更低的新兴制造国家,东莞作为制造业名城的竞争优势正相对减弱。

  材料用工成本大涨

  高端人才流失严重

  除了外生性发展瓶颈,内生性发展瓶颈也日趋严重,这主要来源于用工缺口和原材料的上涨。

  东莞服装业近年来有一个说法:“有人没货做,有货没人做”。这个说法,指出了东莞纺织服装鞋帽也在用工方面存在的矛盾,即年初淡季时订单稀少工人没有事情做,到了年终旺季时却到处都请不到工人。

  在市中小企业局的调研报告中,有74.8%的企业反映用工方面存在着缺口。在反映存在用工缺口的企业中,他们最迫切需要的依然是普通工人和技术工人,其中普通工人占比用工缺口的56.7%,技术工人占比54.8%。此外,研发人员占比用工缺口14.4%,管理人员占比13.5%。研发人员和管理人员用工缺口虽然占比相对小,但是也很难招到合适的人员。

  请不到工人的原因一方面是东莞劳动力有所流失,另一方面是劳动力的薪资要求显著上涨。

  2013年正式施行的新劳动合同法,在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明确劳动合同双方当事人的权利和义务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这一法规的出台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企业直接用工成本的上升,这也是企业利润有所下降的原因之一。更为重要的是,新生代劳工的工作心态、消费习惯和维权意识与早些年大为不同,加之国内物价水平持续上涨,东莞劳动力薪酬提升也在所难免。

  “现在我们除了要保证合理的薪资水平外,还注意提升员工福利、改善工作环境,有些车间甚至增设空调、音乐播放器,住宿餐饮也比以前改进不少,就是为了提高员工的生活质量,确保留住人才。”东莞东晟羊绒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李胜利说。

  尽管这样,李胜利说,新生代员工还是比较难招。2013年开始,李胜利的公司已经全面投入使用电脑织机,即使减小了对劳动力的依赖,招工难题仍然存在。“订单缩水我们也不敢大幅裁员,因为担心往后招人更难,但是订单淡季往往人员臃肿,所以很矛盾。”

  普通工人难招自不待言,企业还有一个更头疼的问题——高端人才流失严重。“相比广州、深圳,东莞招聘企业高管的难度会更大一点。”东莞添翔服饰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高管人才的跳槽率比较高,他们培养了几年的高管,往往跳槽到广深企业。因此,很多企业反映,东莞目前的人才竞争机制不够健全,无论是企业自身还是政府层面,都需要继续关注和合力为服装企业解决人才问题。

  至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从2010年开始,就已经成为企业无法承受之重。2010年以来,棉花、皮革等原材料价格涨幅明显,造成服装企业生产成本压力骤增。特别是国家启动棉花收储对棉价形成“托底”效应,导致国内外棉价形成倒挂,且由于配额限制,不少企业无法采购国外低价棉花。

  巨大的用棉成本差异使东莞棉制纺织品国际竞争力受到较大影响,印度、越南等国家则凭借棉纱价格低的优势,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根据东莞服饰业界透露,服装业的原材料面料价格上涨最突出的一年是2011年,这一年的时间里上涨了30%至80%。

  各项成本的上涨,使得东莞以“三来一补”为主的来料加工型小企业平均利润率不到5%,整体盈利能力不断被弱化。

  ?专家

  企业应向“轻资产模式”转型

  东莞服装鞋帽产业曾有令人瞩目的飞跃,如今内忧外患腹背受敌。专家们在调研报告中提出:东莞防止服装鞋帽产业转型升级应实行“两端延伸、中间提升”的“微笑曲线”路径进行转型,也就是说,坚持从过往单纯的加工制造,逐步向集高端研发设计、先进生产制造和品牌营销于一体的方向转变。

  在整个调研过程中,专家们发现,目前,东莞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企业采用先进设备的比例较低,更有不少企业甚至完全没有先进设备,因此,整个行业的技术装备需要进行更新换代,提高生产效率。

  以大朗镇一家针织T恤企业为例,工厂原先使用手摇织机,每台机器都需要一名工人操控,后来手摇织机全部升级为数控织机,现在一人即可照看6到8台机器,而一台机器相当于以前40到60人的生产效率。

  “虽然一次性购入大批设备有一定的风险,但是从投入产出比来看,这样的更新换代是值得的。”该企业负责人何志军说。

  此外,专家们还发现一个问题,长久以来,东莞纺织服装鞋帽企业大部分国际营销推广工作基本由中间商承揽。因此,专家建议企业应将间接贸易转向直接贸易,找到合适的终端客户,建立长期稳定的关系,降低交易成本和运营风险。

  “但这种做法的弊端就是,减少中间商的环节也会给企业带来一定的挑战,如建立自己的海外销售网络体系、货物灭失或产品滞销带来的风险。目前,一些有实力的公司已经开始尝试接手一手订单。”东莞众达针织制衣有限公司总经理钟达光说,业务的熟练,还需要一个过程。

  “企业最终还是要往轻资产模式转型。”专家说,东莞纺织服装鞋帽企业大多为品牌代工者,在转向内销做代工的路径中,企业可以选择与采取轻资产模式的企业合作,或者企业直接通过轻资产模式构建自主品牌,即企业只做研发、品牌、销售等核心环节,而将生产、物流等外包。东莞市、东莞市都市丽人就是这一类企业。

  不过,这样的方法对于生产性工厂来说很难,需要企业放弃原来的车间和生产能力,而品牌营销、研发、设计师招聘和培养、市场定位、渠道开发等都是企业原来没有掌握的技能,难度相对较大。

  “但是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东莞松鹰实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松鹰的前身是成立于1987年的东莞市虎门信誉制衣厂,1996年成立东莞松鹰事业有限公司。经过10多年的发展,松鹰已具备全面开发、生产、销售包括男士衬衣、西服、夹克等系列产品的综合能力。松鹰还收购了一个法国品牌,填补了企业高端品牌市场的空缺。

  “企业应该更加深刻和理性,这是一个痛苦而又漫长的过程,企业需要细心和耐心,但是转型升级之路成功后将为企业带来可观的利润和强大的竞争力。”专家说。

  ■链接

  东莞纺织服装鞋帽产业

  改革开放以后的市场经济初期,通过与毗邻香港的经济交流,在代工和模仿中萌芽的东莞服装企业逐步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东莞很多服装企业就在此时奠定了日后成为中国著名服装生产基地的基础,东莞个别镇街初步形成地域性、集群性的服装生产企业群。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东莞纺织服装鞋帽产业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市场化程度提高,服装行业也成为了当时东莞发展的主要产业,品牌设计型与外贸加工型两种经营模式开始形成。

  目前,东莞纺织服装鞋帽也已经呈现出清晰的产业分布,以虎门镇为中心,辐射长安、厚街等镇区,主要生产时尚女装、休闲装、童装等;以大朗镇为中心,辐射常平、寮步等镇区,主要生产毛针织产品;以茶山镇为中心,辐射石龙、东城、石排等镇区,主要生产休闲服、童装、针织T恤、运动服、内衣裤等;东坑镇则聚集生产洋服的男装企业,如观奇、大卫罗特、威文等著名洋服都在该镇生产;以麻涌、洪梅、沙田等镇形成水乡片区,主要从事印染、洗水等环节;中堂镇则主要生产牛仔服装;制鞋主要分布在南城—厚街—虎门。另外,高埗、寮步、沙田的制鞋业也有一定规模。

  东莞作为全国首批十大纺织产业基地之一,拥有虎门服装、大朗毛织、厚街鞋业3个省级产业集群省级示范区和中国品牌服装制造名镇等一批纺织服装产业基地;全市纺织服装鞋帽产业有7家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超10亿元,其中东莞以纯集团主营收入为68亿元;各类纺织服装鞋帽名牌名标54个。